bet356官网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海拾贝 > 文艺评论 > 正文

原创力是文学的生命

来源:中国艺术报 更新时间:2015-12-22 15:26:21 作者:蒋晓丽

  李冰的论文集《留给回忆》 ,闪耀着夺目的文艺思想火花,很值得挖掘和咀嚼。李冰提出的和解决的文学问题大多是当代文学发展的症结问题,很接地气。如果我们稍微关注一下并有所拓展和深化,就会有不小的收获。

  论文集中思考了我们这个大时代如何出大作品这个难题,并从文学与时代的关系、文学创作风格、文学境界、文学批评和文学创新等几个文学的基本方面进行了较深入的思考,取得了颇丰的理论成果。

  在批判一些不良文艺思想倾向时,李冰敦促广大作家感应时代、书写时代,期盼文学在唤起广大民众、推动社会进步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他看到中国当代文学界有相当数量的作家和文学作品缺乏鲜明风格,平庸化、雷同化、浅表化似成顽症,更见不到有影响的文学流派,尖锐地提出“文学创作风格都去哪儿了? ”在这个基础上,李冰深刻地指出:“每个作家都应有对风格的追求。 ”“唯有实现更多作家文学风格的成熟,中国文学才能最终呈现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 ”这是切中肯綮的。当前,有些作家艺术家在艺术创造上将通俗降低为低俗、将希望等同于欲望、将单纯感官娱乐混同于精神快乐,存在艺术境界不够高的倾向。李冰尖锐地批判了这种艺术境界不高的创作倾向,认为艺术境界存在高下之分,当代作家应“取法乎上” 。当代作家不仅应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而且在中国当代社会转型时期应追求与这种变革的进步的时代相适应的雄伟宏大的艺术境界。这是当代作家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李冰认为文学批评“不仅是文学生产、传播和阅读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而且是传播思想文化和人类文明、促进社会相互理解和心灵深入交流的重要方式。 ”这就深刻地把握了文艺批评的功能和作用。在这个基础上,李冰指出:“文学批评应该既是镜子,也是灯,既能反映现实,又能照亮现实。 ”认为文学批评并不应局限于对文学文本的解读,也是对世上真理和价值的探索。这是深得茨维坦·托多洛夫文艺批评思想之精髓的。托多洛夫认为,文学批评家与作家平等对话也使他成了一个作家。李冰看到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是两相呼应,两相印证,共同完成文学滋润人心、建构文化、推动时代的使命,认为“文学作品的价值并不会因‘不虞之誉’而增加,也不会因‘求全之毁’而减少” 。既反对文学批评家的造神,也厌恶否定一切的“酷评” ,认为“有益于人心向善,有益于时代向真,有益于文化向美的文学批评才是好的文学批评” 。这可谓抓住了当代文学批评发展的要害。

  随着中国当代社会转型,创新发展已处于核心位置。李冰与时俱进,非常重视文学创新。在《增强文学创造活力的思考》 《有定力、接地气、敢出新》 《漫谈原则性、原创力、原生态》等文中,李冰反复强调,“创新是文学的本质特性,也是文学魅力之所在” 。甚至将文学原创力视为文学的生命,认为“没有原创力,文学之树将枯萎” 。这是适应中国当代社会转型的。李冰牢牢抓住了文学创造活力之源,强调文学创造活力根扎在实践中,全面把握了文学创造活力之流,认为文学创新在于吸纳各方面知识厚积薄发,并着重强调了创作主体素质,同时深刻地把握了文学创造活力的勃兴与良好的社会环境的关系,提出我们要有一个开放包容的文学生态环境,要能够正确对待新生事物,不能因为流派之争、门户之争而陷入偏见,应该理解创新、包容失败。

  李冰敢于批评文艺创作中的不良现象,表现出文艺批评家的战士品格。在《文学创作风格都去哪儿了? 》一文中,李冰尖锐地指出了有相当数量的作家和作品缺乏自己的鲜明风格,“平庸化、雷同化、浅表化似乎成为顽症,自然更见不到新的有影响的流派” 。在《 “文学与时代”随笔》一文中,李冰深刻地批判了一些作家内心深处存在思想误区和一些作家尚未表现出拥抱时代的充分热情,甚至存在着某种“逃避时代”的倾向。在《浅论提升文学境界》一文中,李冰有力地痛斥了有些作家缺乏艺术耐心,过分看重眼前利益,以市场为风向标,急急忙忙地写作,慌慌张张地发表,在作品精神深度和艺术品质方面留下诸多遗憾。

  清代诗人赵翼诗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没有青年才俊的崛起,就没有当代文艺的繁荣发展。李冰既重视发挥老作家的余热,也重视青年作家的成长,没有厚此薄彼。在论文集《留给记忆》中,李冰既写了与德高望重的老作家季羡林、巴金、杨绛、柯岩、马识途、雷抒雁、金庸等交往的情真意切的散文,也写了不少诫勉青年作家的论文。在《有定力、接地气、敢出新》 《与鲁迅文学院学员谈心》 《青年作家应注重修身立德》 《青年作家的历史责任》 《对青年批评家的几点希望》等文中,李冰很关心青年作家的成长,既勉励青年作家在思想上承担道义,也敦促他们在艺术上精益求精。